------ 工作通訊 ------
·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
·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
·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
·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
·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
·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
·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
·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
·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
·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快報 >> 國內新聞 >> 詳細內容
國內新聞
話說“非遺+ ”——寫在我國第10個“文化遺產日”來臨之際
發布日期:2015-6-25 15:06:01 點擊次數:4488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王學思

 

6月13日為我國第10個“文化遺產日”,今年的活動主題是“保護成果全民共享”。10余年來,我國的非遺保護工作取得了十分顯著的成效,保護成果更是受到許多行業的高度關注。非遺保護已不再僅僅是各級文化主管部門的職責,非遺已經融入人們的生活之中,保護成果也正在被全社會共享。

    “非遺+教育”“非遺+設計”“非遺+旅游”“非遺+影視”……如果說“互聯網+”相當于給傳統行業加一雙“互聯網”的翅膀,那么不斷擴展的“非遺+”相關行業領域則迅速催生新的創意,迸發新的活力,融入社會生活,提升產業效益,使非遺保護成果越來越為全社會共享,也讓非遺真正活在當下。

    非遺+教育:結合越來越緊密

    提起非遺與教育的聯姻,人們恐怕首先會想到“非遺進校園”。確實,近年來全國各地都探索開展了各種類型、方式、主題的“進校園”活動。從走進小學、中學,到走進象牙塔;從“打游擊”式的搞展演、展示,到傳承人扎根校園帶徒傳藝;從作為學生課余的興趣培養,到進課程、進教材、進課堂作為專業培訓……非遺與教育的結合在不斷的嘗試和推進中越來越緊密。

    有越來越多的地區將非遺引入當地中小學“鄉土教育”課程,通過普及非遺的本土知識,配套開展知家鄉、愛故土、懂非遺、傳文化的綜合性興趣培養與切實性鄉情教育。廣東財經大學玩具與游戲系講師彭琬琰說:“許多傳統玩具都是就地取材,因此在向孩子介紹傳統游戲的同時,也就是潛移默化地培養孩子去認識家鄉的地域特點,激發孩子自發地去了解家鄉,發現故鄉的美。”

    今年2月,北京市教委發布義務教育階段入學政策時,明確提出“小升初”特長生的招生要向傳統文化和非遺項目傾斜。于是,在今年北京市育英中學、中關村中學等學校的招生中分別設立了泥塑、京昆、面人等專業。湯正洋曾經學習過6年的捏面人,得知了這一政策時他的父親說:“真沒想到,這無心插柳的做法卻讓孩子在競爭激烈的‘小升初’里有了一些優勢。”

    近年來,不少職業學校和高等院校也不斷探索將非遺納入“特色專業”的設置與建設。地處安徽黃山歙縣的安徽省知行學校立足徽州三雕(木雕、磚雕、石雕)與歙硯雕刻,建立了安徽非遺職業教育集團,將職業教育和非遺教育結合起來,通過引資入校、引智入校和引企入校的方式,與全國100多家知名企業建立長期穩固的合作關系,同時聘請代表性傳承人指導學生日常實訓。中國戲曲學院不斷擴大對非遺劇種的招生力度,目前已有豫劇、黃梅戲、秦腔等共計13個國家級非遺劇種招生方向,擁有京劇、昆曲、粵劇和藏戲4個人類非遺代表作劇種的招生方向。為培養地方劇種人才,該校表演系在全國建立了17家教學實踐基地,初步形成學院教學與劇種所在地方教學相結合的辦學模式。

    非遺+設計:一個雙贏的合作

    在某展覽上,折服于一件精細雅致的蘇繡作品;抑或是在博物館參觀時,對著一件典雅生動的牙雕作品嘖嘖贊嘆,這種被工藝之美突然震懾住的感覺好像誰都有過。但是如何讓這種工藝之美走進人們的生活,而不再是一次難忘的擦肩而過?為此,有不少設計師將目光投射在非遺領域,開始從傳統手工藝中尋找靈感。

    將內畫、琺瑯彩瓷等工藝應用于手表表盤設計中,將古老的雕花剪紙鑲嵌在時尚的手機套上,將漢繡的金龍繡到了女士禮服上,將精美的皮影貼在藝術燈罩上……近年來,將老手藝與生活用品結合的設計不斷刷新人們對于傳統技藝的認知。

    瓷器品牌“Birthmark痣”的創始人劉柏煦說:“我們必須保持舊的記憶和新的希望。”劉柏煦設計的瓷器作品主要是餐具,他帶著設計團隊常年往返景德鎮,跟當地匠人們一起,用做茶碗的耐心做飯碗。在劉柏煦的設計理念中,理想中的器物不是被人們束之高閣、遠遠觀賞的精美瓷器,而應該是陪伴人們一同變老,在日常生活中經常使用和交流的器物。

    中央美術學院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中心主任喬曉光表示:“融入非遺元素是現代工藝設計的需求,有助于增加現代工藝品的文化深度,體現出創意和特色。”北京工業大學藝術設計學院講師徐佳慧認為:“將現代工藝制造與傳統手工技藝相結合,實現了實用性、藝術性、文化性的統一。現代工業產品傳承了傳統文化,而傳統文化也為現代工業品牌做了宣傳,這是一個雙贏的合作。”

    而對于如何將非遺與設計二者更好地融合,設計師蓋宏睿則認為,只有深入地研究并理解非遺項目背后的文化傳統和文化內涵,做出的設計才能夠抓住精髓,非遺設計不應該是淺層次的拿來主義和符號主義。

    非遺+旅游:深入發現傳統之美

    青年設計師阿薇認為,手工藝的未來不是設計改變傳統,而是傳統給設計以靈魂。為了鏈接更多的設計師與非遺傳承人,讓設計師近距離、深入地發現鄉村與傳統文化之美,2014年,她和張冰一起創立了手工藝旅行項目“遠近”。這是一個為設計師與手工藝發燒友提供走進村莊體驗風土民情,走近蠟染娘、老銀匠等手藝人,體驗他們的手作時光、農耕勞作等全部鄉野生活的旅游項目。在交流與碰撞之中,設計師與傳承人都獲得了新的靈感與收獲。

    其實,“遠近”只是近年來非遺與旅游“牽手”的眾多實踐之中比較小眾的一個。知名度更高的旅游產品比如就有張藝謀的“印象”系列,雖然觀眾褒貶不一,但“印象”的確成為了景區的招牌。在依托于自然風貌、展現地域風情的實景演出中,當地的非遺往往成為其中的主要演出題材和元素。此外,不少地區也十分重視非遺旅游,如推出非遺旅游景區和民俗文化旅游村,不斷推進傳統表演藝術項目和傳統手工藝項目進景區,推動民俗文化的全面恢復和弘揚,推動民間傳說的發掘整理和在旅游景區的運用。

    如今,鄉村旅游、文化旅游逐步升溫,走馬觀花式的旅游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摒棄,看了多少“景點”不再是游客評價目的地的首要標準。更多的人選擇走進村莊深入體驗當地村民的生活方式,親身感受當地最真實、最傳統的民俗文化,而孕養于鄉村的非遺也自然而然成為豐富旅游產品的核心元素。

    “通過非遺保護工作的逐步開展,我們愈發覺得林芝寶貴的民族文化是我們應該向子孫后代和游客介紹的最好的東西,因此2006年我們建立了藏東南文化遺產博物館,然而這只是一種靜態的展示。”西藏林芝市旅游局副局長次仁央宗說,今年林芝又啟動了“集美自然”林芝生態旅游季的規劃,希望通過生態旅游將家鄉優美綺麗的自然風光、豐富多彩的非遺和熱情淳樸的民風展示給更多的人。

    非遺+影視:不是單向的,是相互成就

    2012年7月,講述中華古老手藝歷史和傳承故事的50集系列紀錄片《留住手藝》在央視播出。

    2013年8月,以皮影戲為主題的電視劇《皮影人》在山西舉行開機儀式。

    2014年9月,首部描寫人類非遺代表作蔚縣剪紙的電影《窗花》在河北蔚縣首映。

    2015年3月,以人類非遺代表作浙江龍泉青瓷的歷史文化等為背景的電影《龍泉窯傳奇》在上海殺青。

    近年來,通過影像記錄和展示非遺的作品層出不窮。電視屏幕上,央視的《留住手藝》、《舌尖上的中國》等一系列非遺紀錄片將傳承了千百年的老手藝、中華飲食之美介紹給千家萬戶。浙江連續3年推出非遺電視“春晚”,讓當地群眾的春節過得年味更足。

    通過這些影像作品對非遺的介紹、普及、宣傳,人們對非遺的了解和認識越發深入了。浙江省文化廳非遺處處長王淼表示:“銀幕非遺很重要。這是在推進非遺多媒體數字化記錄、非遺電視紀錄片熒幕播放基礎上的一個新跨越。從熒幕非遺到銀幕非遺,標志著非遺的大宣傳以一種新的方式得以呈現,也將引起更多的年輕人通過電影了解非遺,為非遺所吸引和打動。”

    在北京大學教授李道新看來,電影與非遺的關系不是單向的,是相互成就。如果非遺元素能真正融入電影,與電影語言產生互動,那會誕生非常優秀的影片。藏族導演萬瑪才旦拍攝的多部電影如《靜靜的嘛呢石》等都涉及非遺元素。他認為,用電影表現非遺,一方面可以讓更多的人認識到非遺的價值,記錄一些將要消失的文化;另一方面非遺也能夠提升影片的深度和厚度。但如果只是為了宣傳某一項非遺而制作一部影片,就容易讓影片產生說教和廣告的嫌疑,失去影片本身的質感,因過于強調非遺而缺乏觀賞性,而電影的故事量過大也會淹沒非遺的內容,都是不大理想的。

11选5有组选吗